龙薇传媒股票代码 祥源文化、龙薇传媒及赵薇黄有龙等遭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

龙薇传媒股票代码 祥源文化、龙薇传媒及赵薇黄有龙等遭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缩略图

龙薇传媒股票代码

腾讯科技讯11月9日,根据向元文化的公告,该公司已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止的事先通知,万家文化(更名为向元文化),龙威传媒等进行调查。涉嫌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已经完成。根据法律规定,龙威传媒,万家文化,黄有龙,赵薇,赵铮和孔德勇将受到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

根据该通知,龙威传媒的国内资金不足,相关金融机构的融资尚未得到批准。当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时,它会使用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然后仓促向市场发布公告。而且投资者严重误导了投资者。

根据《证券法》,万家文化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六十万元;给予孔德勇警告和罚款三十万元;龙威传媒被责令改正,并给予警告,并处以人民币60万元罚款;黄有龙,赵薇,赵铮分别被警告并处以三十万元罚款;

根据《证券法》和《证券市场禁止条例》,拟对孔德勇,黄有龙,赵伟采取五年证券市场禁止措施。

以下是襄垣文化公告的全文:

浙江湘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及关联方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和市场禁止预告的公告。公司董事会和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的内容不包含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声明或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和连带责任。

2017年11月8日,浙江翔远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处罚字[2017] 123号)。全文公告如下:

“西藏龙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浙江万豪万佳文化有限公司,黄有龙,赵薇,赵铮,孔德勇:

浙江万好万佳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佳文化,现更名为浙江翔远文化有限公司),西藏龙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威媒体)和其他涉嫌信息泄露我们的协会已经完成了对违反法律和法规的调查,我们计划依法对您施加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现在,我将告知您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的事实,原因和依据,以及您享有的相关权利。

经调查,龙威传媒和万家文化涉嫌非法信息泄露的具体事实如下:

一、万家文化的所有权转移过程

2016年12月23日,万佳文化的控股股东万好万佳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佳集团)与龙威传媒签署《万好万佳集团有限公司与西藏龙威》。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本公司的《股份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股份转让协议”),将其1.85亿股万佳文化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龙威传媒,占万佳29.135文化的已发行股份%。交易完成后,龙威传媒将成为万家文化的控股股东。股权转让总价为30.59亿元,龙威传媒分四期向万家集团支付。首期付款2.5亿元,自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支付;自股权转让协议签订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支付第二笔款项1.2亿元;第三笔付款1.2亿元,在股权转让完成后的30个工作日内支付。第四次付款为人民币4.099亿元,已在股权转让完成后的180天内支付。所有收购资金均来自龙威传媒的自有或自筹资金。

2016年12月27日,万家文化宣布控制权转让。

2016年12月29日,万嘉文化宣布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浙江万昊万嘉文化有限公司权益变动信息披露的询问函》。 “。

2017年1月12日,龙威传媒通过《万家文化公告》披露了对上海证券交易所询价信的回应:就资金来源而言,此次收购所需的资金总额为30.5999.9万元,全部为自筹资金,股东自有资金于2016年12月26日支付资本金6,000万元。向西藏银币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币新”)借款1.5亿元,借款限额为有效期为自签署贷款协议之日起三个月,贷款的年化利率为10%,担保为赵薇的个人信用担保,银杯欣已于2016年12月26日发行了1.9亿元人民币。其余149.990亿元来自金融机构。金融机构股票质押融资目前正在金融机构审批过程中。年融资利率约为6%。担保措施是对本次收购的上市公司的股票进行质押。金融机构股票质押融资审批程序预计将于2017年1月31日前完成。如果龙威传媒未能及时,足额获得金融机构股票质押融资,龙威传媒将积极与万家集团沟通,成功完成交易,同时继续寻求其他金融机构的股票抵押融资。

2017年2月13日,万佳集团与龙威传媒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将转让给龙威传媒的股份总数由原先的1.85亿股调整为3200万股。总价格调整为52,928万元,股权转让比例降低为5.0396%。调整后的股份转让计划将不会导致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当天,万嘉文化宣布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浙江万豪万嘉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股权转让有关问题的询问函》。

2017年2月14日,万家文化宣布签署上述补充协议。

2017年2月16日,万佳文化,万佳集团,龙威传媒等多家中介机构回应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信:《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龙威传媒立即为该股权融资。该项目开始了谈判,并与甲银行的一家分行进行了谈判,两方于2016年12月29日达成了初步融资计划。由于该项目的大量融资,需要向甲银行总部报告需要批准。 2017年1月20日,龙威传媒接到A银行的电话,该项目的融资计划最终未获批准。此后,龙威传媒立即与其他银行进行了多次沟通,希望就此项目进行融资合作,但收到了其他银行的口头反馈,所有这些都明确表示无法完成审批。因此,龙威传媒认为无法按时完成融资计划。

2017年3月28日,万佳文化发布《浙江万好万佳文化有限公司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转让进展的公告》,指出“截至目前,龙威传媒尚未提供股份转让所需的文件,并且没有人与股份转让程序合作,因此相关的股份转让程序尚未完成。”

2017年3月29日,万嘉文化宣布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浙江万浩万嘉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进展的询问函》。

2017年4月1日,万佳文化回应了询价函:龙威传媒表示,在补充协议的有效期内,万佳文化收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通知》。文化)正在调查中,结果是不可预测的。该交易具有不可预测的法律风险。龙威传媒认为,此次交易的客观条件已经发生变化。它需要与万佳集团就补充协议是否将继续履行进行谈判。因此,它没有遵守协议。同意通过相关的股份转让程序。 2017年3月29日,龙威传媒与万佳集团达成协议,双方同意终止交易,并于2017年3月31日签署了《关于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根据“取消协议”,原龙威传媒与万佳集团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和“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即告终止,即万佳集团将不再将任何相关股份转让给龙威传媒,并将上期收到的部分股权转让款退还给龙威传媒,龙威传媒将不再向万家集团支付任何股权转让协议,双方也不承担彼此的责任。违反合同。

二、在控制权转让过程中,龙威传媒通过万家文化分别于2017年1月12日和2017年2月16日披露的信息包含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和重大遗漏

(一)龙威传媒的国内资金不足,相关金融机构的融资尚待审批。在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它利用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并匆匆向市场发布公告。而且投资者严重误导了投资者。

龙威传媒成立于2016年11月2日,注册资金200万元。它尚未付款,也没有进行实际的业务活动。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为零。成立公司的主要目的是从事国内文化并购。 2016年12月8日,龙威传媒控股股东赵伟的配偶黄有龙及其代表赵铮,龙威传媒财务顾问恒泰昌彩证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金磊在杭州会见了孔德勇,万佳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开始就此次股权转让进行联系,并就收购万佳集团持有的万佳文化的部分股份并获得万佳文化的控制权的协议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2016年12月23日,龙威传媒与万佳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收购万佳文化29.14%的股份。

此次收购需要总资本为人民币30.59亿元。在此次收购计划中,龙威传媒拥有6000万元人民币的自有资金,其余资金是借来的,杠杆比率为51倍。 《股份转让协议》签署后,龙威传媒与有关银行协商融资事宜,该银行的融资资金需要经过总行的审批程序,最终审批是否通过尚不确定。

龙威传媒在收购前一个月成立,在此期间,它没有为资金做充分的准备。在可以支付的国内资金有限且金融机构没有为资金筹措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它们采用高杠杆收购方法并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在性能和性能结果不正确的情况下,不能保证采集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时,会匆忙宣布采集信息。由于他的名人效应和其他因素的叠加,他的行为严重误导了市场和投资者,引起了市场和媒体的高度关注,使万家文化的股价急剧波动,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秩序。

(二)龙威传媒关于筹款计划和安排的信息披露包含虚假记录和重大遗漏。

2016年12月9日,龙威传媒代表赵铮应黄友龙的任命,联系了尹必新的实际控制人秦波,并告知秦波黄友龙和孔德勇已就收购控股权进行谈判。在万家文化中。价格为30.亿元,需要向银笔新借款15亿元。秦波要求银币新的借款需要金融机构的支持。赵铮说,如果在第二个还款期限之前批准金融机构的贷款,龙威传媒将优先使用低成本资金(金融机构的资金)。

由万家文化的实际控制人孔德勇和中信银行杭州分行首席财务官王义中共同介绍,旨在为龙威传媒提供融资服务。 2016年12月29日,中信银行杭州分行代表与龙威传媒代表洽谈融资计划。当天,经过双方谈判,中信银行杭州分行计划按照30亿元的融资计划,报批。 2017年1月9日,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向中信银行总行申报了《杭州市分行关于申请推荐西藏龙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30亿文化场外股票质押回购的建议》。融资项目”(以下简称“要求书”)中,“要求书”附在“关于万家文化30亿场外股票质押回购财富管理项目的申请和建议尽职调查报告”中。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在《指示》中向总行申请向龙威传媒提供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的融资资金,用于支付股权转让,其中,首笔支出为人民币12亿元。由万佳集团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将在股权转让手续完成后注销;第二笔12亿元由万佳提供质押文化平等;第三笔6亿元将作为家庭文化权益的抵押。

2017年1月12日,龙威传媒在通过万家文化致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函中答复,其全部30. 6亿股权转让资金均为自筹资金,股东拥有资金6000万元;向银杯信贷借款15亿元,还款期限3年,借款利率为年化利率的10%。其余的149.9万元已抵押给金融机构,目前该金融机构的股票质押融资尚在审批中。以上公告的募集资金计划及安排内容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首先,龙威传媒在2017年1月12日的询价信中表示,已向金融机构质押1,499,900,000元,并在融资计划中披露了龙威的融资额及拟议的30亿元融资中信银行实际情况不符。根据中信银行杭州分行有关人员提供的计划和询价笔录,龙威传媒与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协商了融资额度,并同意提交不超过30亿元的融资计划。中信银行内部实际申报的金额也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

第二,龙威传媒在2017年1月12日对询价信的答复中披露的付款方式是确定的步骤和确定的金额。付款方式的不完全披露将遵循金融机构的动态调整情况。有证据表明,如果中信银行的质押融资计划获得批准,从金融机构借款的资金将覆盖除股东自有资金出资的6000万元以外的所有股权转让资金,不需要使用银笔新的资金。如果部分质押融资成功,金融机构也将被优先整合资金,而短缺资金将从银笔新借来。也就是说,随着金融机构的批准和贷款情况的变化,控制权获取的支付方式将得到动态调整。

第三,龙威传媒没有在公告中澄清金融机构融资存在巨大不确定性,存在重大遗漏。根据中信银行杭州分行的融资计划,龙威传媒向中信银行的第二,三笔融资额取决于万家文化的股价。

([三)Longwei Media没有及时披露其未能与金融机构达成融资合作。

2017年1月12日,龙威传媒在通过万家文化致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函中答复,预计金融机构股票质押融资的批准程序将于2017年1月31日前完成。证据显示,2017年1月23日,万佳集团和龙威传媒获悉,其对中信银行杭州分行的融资计划尚未得到中信银行总行的批准。截至2017年1月31日,龙威传媒尚未与任何金融机构达成融资合作。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上市公司披露重大事件后,已经披露的重大事件的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的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上市公司的证券及其衍生品。如发生进展或变化,应及时披露进展或变化及其可能的影响。”无法从金融机构获得股票质押融资对龙威传媒收购万家文化的控股权产生了重要影响,但龙威传媒没有及时通知万家文化,以告知重大事件的进展,变化和可能的影响。

([四)Longwei Media在披露未能按时完成融资计划的原因方面存在重大遗漏。

根据万家文化于2017年1月12日发布的公告,“从银笔新借来的剩余资金的发行时间预计为第二次股权转让付款之前的3个工作日,预计实际的发行时间不迟于比2017年2月7日。”根据银碧新的实际控制人秦波的询问笔录,银碧新未能于2017年2月7日向龙威传媒放贷12亿元,即银碧新进行了第二次股权转让。付款期末,未准备好足够的资金。

万家文化于2017年2月16日宣布:“ 2017年1月20日,龙威传媒接到甲银行的电话,该项目的融资计划最终未获批准。之后,龙威传媒立即与我多次沟通的其他银行合作,希望就此项目进行融资合作,但我收到了其他银行的口头反馈,所有人都明确表示无法完成审批。因此,龙威传媒认为无法按时完成融资计划。经过沟通,西藏银杯新愿遵守《已签署的协议》履行的贷款承诺,并在此次收购的第一期提供了第一笔1.9亿元人民币的贷款。” 2017年2月16日,龙威万佳文化通过公告发布媒体将其归因于由于金融机构融资批准失败而未能按时完成融资计划,没有透露银必信在第二次股权转让付款到期时没有准备,事实是资金充裕,存在重大遗漏。

(五)龙威传媒关于积极促进这一控制性转移交易顺利完成的信息披露包含虚假记录和误导性陈述。

2017年1月12日,龙威传媒在通过万家文化致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价函中答复说:“如果龙威传媒未能及时,足额获得金融机构股票质押融资,龙威传媒将积极参与。与万佳集团沟通以顺利完成此项交易,并继续寻求其他金融机构的股票抵押融资。”

证据表明,在中信银行批准失败后,龙威传媒没有与万佳集团积极沟通,也没有与其他金融机构联系以寻求融资,信息披露中包含虚假记载和误导性陈述。根据万佳集团和万佳文化的实际控制人孔德勇的笔录,中信银行的融资批准失败后,龙威传媒没有与万佳集团积极沟通。 2017年2月7日,龙威传媒黄有龙派代表赵铮直接与孔德勇讨论终止控股权的事宜。根据黄有龙,赵铮等人的询问笔录,中信银行的融资方案未获批准后,龙威传媒没有人与其他金融机构联系。

总而言之,龙威传媒在2017年2月16日的公告中表示,其“多次与其他银行即时通信”具有虚假记录:在2017年1月12日的公告中,其表示将积极与其他银行进行通信。万佳集团。进行沟通以使该交易成功完成”,这是一个误导性陈述。

三、万家文化控股权转让的严重​​影响

在涉案期间,万嘉文化于2016年11月28日暂停交易,暂停时万嘉文化的股价为18.83元。在2017年1月12日恢复交易后,万佳文化连续两个交易日达到涨停,并在三、的第四个交易日继续收盘,最高为2 5.00元,增加了之32.77%。 2017年2月8日,万嘉文化再次停牌,停牌时股价为20. 13元。在停牌期间,股东宣布的股权转让比例从29.135%更改为5%。交易于2017年2月16日恢复,当天下跌8.49%,第二个交易日下跌6.89%。 2017年4月1日(市场关闭),万家文化宣布“协议解决”,在下一个交易日下跌2.39%,该股票随后继续下跌。 2017年6月2日,万家文化的股价跌至最低点8.85元。截至2017年7月21日,万家文化的收盘价为9.03元,比2017年1月17日的最高股价25元低63.88%,与首次停牌前相比于2016年11月28日下跌4 5.20%。

龙威传媒注册资本为200万元,拟收购市值100亿元的国内上市公司(在控制权转让时)29.135%收购计划中的股份。资本金6000万元,其余为借入资金,杠杆率高达51倍。龙威传媒在控制权转让过程中没有做好资金准备工作。对于可以支付的国内资金有限的情况,它利用高杠杆率收购了国内上市公司,并在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后开始向金融机构寻求融资。从2016年12月23日至2017年4月1日,在很短的时间内,控制权的转让从控制权转让到5%股权转让继续发生变化,然后股权转让被完全终止,各方对违约不承担任何责任。

上述行为导致万家文化的股价大幅波动,引起了市场和媒体的高度关注,严重影响了市场秩序,削弱了中小投资者的信心,影响了公平性,公正和市场开放。

以上事实均以询价笔录,万家文化公告,《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情况说明,银行资金划转流程,工商信息等证据证明。

《收购上市公司管理办法》(证监会第108号令)第三条第二款规定,“收购上市公司中有义务披露信息的人和有关股权变更的人应当充分披露。其上市公司的权益和在公司中的变更,应当依法严格履行报告,公告和其他法律义务。”作为此次万家文化股权变更活动的信息披露义务人,龙威传媒于2017年1月12日和2017年2月16日通过万家文化向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回复公告。该信息包含虚假记录,误导性陈述,重大遗漏以及不及时披露,违反了《收购上市公司管理办法》第3条第3款。 “信息披露义务人报告和公告的信息必须真实,准确,完整。关于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规定”;还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 ,“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如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或误导性的“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第六十一条“信息披露义务人不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规定的期限,或者所披露的信息包含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构成《证券法》。“发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信息包含虚假记录,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黄有龙作为龙威传媒的代表,组织,计划,任命了相关人员实施控制权的转让,并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孔德勇进行了实际谈判。万佳集团决定收购万佳文化的控股权,并任命人员进行融资安排和信息披露。龙威传媒的法定代表人赵薇在其配偶黄有龙告知她获得万家文化的控股权后,表示同意,理解并支持其获得控股权,并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等。在查询中信银行个人信用报告时提供信息帮助,并在公告发布前阅读信息披露内容。赵政由黄有龙任命,代表龙威传媒负责控股权的收购,参与收购谈判,寻求资金,组织对上海证券交易所询价信的回应,并实际进行股权变更的后续谈判转让比例和协议的终止。综上所述,直接负责龙威媒体上述行为的负责人是黄有龙,赵薇;其他直接责任人是赵铮。

万家文化及其负责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八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行为描述。万家文化董事长孔德勇在整个过程中组织,计划和参与诸如控制权转让,融资流程以及股权转让变更等事务。他是负责万家文化上述行为的直接负责人。

这是一条公告。